导航菜单
首页 > 两性情感 » 正文

甚至她们心里应该也都被自己的宗教洗脑到认为自己是白人了吧

----

>>么:为什么男人总是想拿老二打女生的脸呢!?

就让男友好好休息吧!  但是如果男友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感冒时样子,这种类型的话,就不要硬是吵着去看望他比较好。

如果摆出一副“请我吃饭天经地义”的态度,有可能是会被讨厌哦!  仅仅是为了能一边说“我也要付”一边手持钱包或现金展现出一副可靠的姿态,最好也是带着现金去赴约为妙,

Simple Uncle Says:

」「没有分手啊,就没联络了。」他没打电话给她,她没打电话给他,


我每次看到这种论点都觉得很可笑。因为,当他们在大声批评女生势利、爱钱的时候,那想必是因为他们自己没有钱,未来大概也不会太有钱,甚至现在就连“还OK”的情况都达不到,才会在那里咆哮这社会的不公平、女人的势利。辣妹远重洋拚「外交」辣妹远重洋拚「外交」

辣妹远重洋拚「外交」 自古向来有王昭君和番的传奇,如今随台湾经济起飞与女性意识高涨,不管是来自东欧的波斯猫或是本土精英白领级西餐姐都大行其道,男人在好奇她们怎么想又怎么玩之余,不妨轻松一下,至少这些精于外交的辣妹们有助于国际关系啰!

曼谷遇见台湾人已经不算新鲜事了,我甚至还曾在曼谷捷运上遇过3个旧同事。去曼谷,大家或多或少都会去玩夜生活,我也不例外,毕竟我是色鬼,哪有女人哪儿去,没把到看看也好,男人嘛!

编辑相关推荐

>>欧买尬 !

某个礼拜五,我们10点多就到那,也是阿呆!谁会那早去夜店?整间店寥寥无几,我跟杰佛瑞和安柏只好在吧台聊聊天打打屁,顺便批评一下女孩,忽然有两个辣妹飘了过来,看着背影,我跟杰佛瑞说:「背影穿着好像台湾人喔!」
杰佛瑞说:「对呀!因为曼谷太热了,路上很容易遇到一堆很辣、很阳光的妹,但通常会让人软掉的是脚上的凉鞋或拖鞋。」凉鞋一律是宽版的,没啥性感度可言,拖鞋不是阿嬷牌,就是夹脚拖穿得黑黑的,要看到所谓的时尚装扮,真的只有去大型的Mall,或是夜店。正当我心里想「有辣妹」时,那两个女的也刚好回头,还对我笑一下。夭寿!就说我在黑的地方吃香吧,曼谷黑,夜店暗,唉!简直是无敌哩。
但她笑就算了,还给我点点头。咦!好眼熟,这妹不是某经纪公司的艺人跟经纪吗?
话说这两人是某二线模特儿公司的人,台湾除了那两大经纪公司大家耳熟能详以外 ,还有为数不少的公司专供比较特殊领域的麻豆,这家公司就是专门引进东欧艺人,而这经纪人我们曾经合作过,还发生过趣事。

话说7、8年前,因为某个金饰的案子,她曾经带东欧麻豆到公司来试镜,而刚好我们也用了她们的艺人。拍完那案子的当天晚上,跟年代娱乐的朋友和滚石的人一起去18房玩,忽然有人说有金斯猫的管道,要叫来一起玩乐,还说喜欢就可以外带,大家就起哄要他快点打电话。
过了大概一小时,金斯猫跟经纪来了,不会吧!我还吓一跳想说:「你们怎跟来了?刚刚6点在摄影棚分手的麻豆经纪人竟然出现了,后面还跟了6个立陶宛跟白俄的鸡,在我瞠目结舌的当下,只见那经纪坐到我旁边来了,我还呆呆地说:「你……不是……这不会是你们公司的麻豆吧?」她说:「是啊,这些人来捞一年,当然能赚就要多赚。」我OOXX,只能安慰自己说:「幸好拍照的那个没来。」
经纪临走离开时,还不忘跟我说:「总监,以后要常用我们家的人喔!」 我很想问她用多用哪个身分?艺人?还是鸡?

编辑推荐

>>谁说没钱一定没妹?!

再次遇到她时,是在铜猴子,依旧是带着她们公司的本土麻豆在坑杀老外,也因为如此,之后陆陆续续在老外Bar遇到我们,也都只保持点头之交。
坑杀老外的女孩,总有一种宗教般的虔诚,在白天,她可能是个敬业的上班族,对朋友同事都很客气。但一到晚上,在夜店里,老外出现,在她眼里只有白人才够格跟她聊天,可以对饮,可以平起平坐。其他有色人种男人,在她眼里都是贱民,要找机会上她时,她们常让我一度错以为她们是白人,甚至她们心里应该也都被自己的宗教洗脑到认为自己是白人了吧。反正我也不是老外,硬杀也没用!

因为她自己本身也算是退役的Model,身边又带了一堆Model,所以她在老外堆还是满吃得开的,人人都绕在身旁。在曼谷意外遇到,想说:「不会吧!这么巧!」既然她都点头问好了,我也只好礼貌性地靠过去打招呼,哈啦哈啦一下。我说:「你们什么时候到的?」她说到好几天了。我说:「是喔!我到一个礼拜了,我常来,曼谷不错吧!」才正想耍酷说自己熟门熟路,她说她们也常来,当场把我打枪。我只好没话找话说:「喔!难怪很久没在卡内基跟铜猴子遇到你们了」(靠!我又不是卡内基老板或铜猴子围事,最好去都要通知我啦)她说:「对呀!那儿愈来愈难玩,老外愈来愈丑。」哇勒!原来是远打猎来的!我开玩笑说:「来打猎喔!」她说:「对啊!台北的老外愈来愈少,素质愈来愈低。老中我又没办法,就跟姊妹来曼谷吃吃。」我没想到她这么坦白,我只能敷衍、惊吓、不知说啥地「喔」了一声。接着美女话匣子一开,停不了了,她说:「跟老外较自由,我也30好几了,要的不就是性爱跟谈恋爱的感觉,老中动不动打电话问你:『在哪?』回答了在哪里,继续问:『在那里干嘛?』说了干嘛,又问:『要干多久?』说了干多久,又问:『为何要那么久?』你赚的比他多,他自卑;你赚的比他少,他又趾高气昂地说:『赚没几毛钱,我养你啦!』跟姊妹聚会,他不爱;跟男性朋友出门,他不爽;跟父母碰面,他又不敢。做爱不努力,不投入,却整天要你叫大声点,问你有没有爽到?彻彻底底就是他妈的自大跟自卑的综合体。老娘哪有那么多美国时间?」
听完,我苦笑着说:「我要去买酒。」默默飘走。

一个曾经不靠外表,靠人生阅历与把妹手腕纵横台北夜店十数年的资深广告创意人,如今已经是中年从良的模范父亲,这就是Koji。曾经放荡的心虽然已获得歇息,但他记忆中那些曾活跃台北情场的美丽女子与她们一手挑起又亲身参与的男女游戏,转化成专栏文字后,深受各大媒体欢迎,如今他左手写广告企划,右手贡献给么,让我们更了解,哇!台北女人原来不只美丽,还深藏着男人永不得其解的欲望秘密。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合作商家(共有 0 条评论)
二维码